<address id="xx7lx"></address>
<address id="xx7lx"></address>

<address id="xx7lx"><dfn id="xx7lx"><mark id="xx7lx"></mark></dfn></address>
<thead id="xx7lx"><var id="xx7lx"><output id="xx7lx"></output></var></thead>
<sub id="xx7lx"><var id="xx7lx"><output id="xx7lx"></output></var></sub>

<address id="xx7lx"><dfn id="xx7lx"><ins id="xx7lx"></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x7lx"><dfn id="xx7lx"></dfn></address>
        索引號: 000014348/2020-00097 文種: 其他信息
        發布機構: 文號:
        發布日期: 2020-01-28 成文日期:
        信息名稱: “我們在應對策略上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仝小林院士“解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中的中醫治療方案

        “我們在應對策略上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仝小林院士“解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中的中醫治療方案

        新華社北京1月28日電 題:“我們在應對策略上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仝小林院士“解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中的中醫治療方案

        新華社記者 李斌、陳芳、田曉航

        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27日印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要求各地衛生健康委和中醫藥管理部門參照執行,并要求各有關醫療機構在醫療救治工作中積極發揮中醫藥作用,加強中西醫結合,建立中西醫聯合會診制度,促進醫療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新一版診療方案中,中醫治療方案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基礎上進行了修訂。主要做了哪些修訂?為什么有這些修訂?帶著一系列疑問,記者專訪了國家中醫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中科院院士仝小林教授。

        新一版中醫治療方案:現場診療,共同會商形成

        據悉,1月24日,除夕,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派出由仝小林院士、廣東省中醫院副院長張忠德、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呼吸科主任苗青、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呼吸科主任兼肺病研究室主任王玉光組成的專家組抵達武漢,實地了解疫情和患者救治情況,發現中醫治療中存在的問題,采用中西醫結合救治疑難危重癥,優化中醫治療方案;1月25日,大年初一,專家組深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診治病人;1月26日,4位專家分赴湖北省中醫院、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武漢市中醫院、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了解疫情和患者救治情況。

        1月26日,抵達武漢的另一位專家組組長、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院士和仝小林等以電話會議方式,和王永炎院士,國醫大師晁恩祥、薛伯壽,以及劉清泉、劉景源、張洪春等專家進行溝通,進一步明確了中醫治療方案。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不深入疫區、不直面患者,是很難做出準確判斷的。”仝小林說,“通過對100余例發熱門診、急診留觀及住院病人的臨床實地觀察,我們在疾病分期、不同轉歸以及應對策略上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當屬“寒濕(瘟)疫”

        “搞清楚病的性質非常重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當屬‘寒濕(瘟)疫’,是感受寒濕疫毒而發病。”仝小林說,“我們除夕那天晚上到武漢時就是陰雨連綿,查資料發現武漢12月份也是陰雨綿綿,一月份以來差不多連續16天都是小雨,濕氣非常重。我們在武漢金銀潭醫院等醫院對患者發病情況、發病時的癥狀情況以及病情演變、舌苔和脈象的變化進行了詳細診察,發現無論是住在ICU的危重癥病人,還是普通病房的輕癥患者,不管舌苔偏黃還是偏白,總的呈現厚膩腐苔,濕濁之象非常重。”

        《黃帝內經》曰:“察色按脈,先別陰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在病性上屬于陰病,是以傷陽為主線。從病位即邪氣攻擊的臟腑來看,主要是肺和脾,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針對寒和濕,治療寒邪,要溫散、透邪,用辛溫解表之法,治療濕邪,要芳香避穢化濁,這是一個大的原則。”仝小林說。

        通過問診,專家組發現大多數患者有脾胃癥狀,而且非常典型,如周身倦怠乏力,食欲不好,惡心、嘔吐,脘痞脹滿,腹瀉或便秘等。

        “治療時要注意調理脾胃。應該注意的是,患者體質、年齡、基礎病不同,感染疫戾之氣有輕重之分,證候可以有所差別。但萬變不離其宗,傷陽為其主線。”仝小林表示。

        居家醫學觀察病人也有了中醫治療方案

        新一版中醫治療方案明確將臨床治療分為4個階段,即初期“寒濕郁肺”、中期“疫毒閉肺”、重癥期“內閉外脫”、恢復期“肺脾氣虛”,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臨床表現和推薦處方、推薦劑量。

        以初期的臨床治療為例,方案列出了“臨床表現”:惡寒發熱或無熱,干咳,咽干,倦怠乏力,胸悶,脘痞,或嘔惡,便溏。舌質淡或淡紅,苔白膩,脈濡。方案還給出了推薦處方。

        “各地可根據病情、當地氣候特點以及不同體質等情況,參照方案進行辨證診治。”仝小林說,“凡是武漢輸出的病人,與武漢當地病人治法基本相同。對無武漢病人接觸史的患者,可以根據當地情況,因時、因地、因人制宜,制定適宜的治法和方藥。”

        新一版中醫治療方案覆蓋了居家醫學觀察病人、發熱門診病人、急診留觀病人及住院病人——考慮到居家醫學觀察的病人很多,方案專門確立了醫學觀察期和治療方案:對臨床表現“乏力伴胃腸不適”的,可服用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對“乏力伴發熱”的,可服用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疏風解毒膠囊(顆粒)、防風通圣丸(顆粒)。

        “居家醫學觀察的病人,在社區醫生、門診醫生指導下就可以用藥。”仝小林提醒,應慎用苦寒藥,患者飲食要避免寒涼,食用溫熱飲食。

        “我對未來有信心”

        自古以來,中醫藥在防治瘟疫上就發揮了重要作用。

        2003年,SARS襲擊北京,時任中日友好醫院中醫糖尿病科主任的仝小林成為醫院SARS中醫、中西醫結合治療組長,和同事一起診治了200多例患者。他們系統總結SARS發病特點、中醫分期及證候規律,創制了“SARS-肺毒疫四期八方”的辨治方案,其中11例純中藥治療的經驗寫進世界衛生組織《中西醫結合治療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臨床試驗》報告。

        談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診療,這位中科院院士說:“我對未來有信心。”

        “部分患者以乏力起病,一周左右也未見發熱,同時伴有輕度咳嗽胸悶、食欲不振、胃腸道不適等,拍片后肺部出現毛玻璃樣改變。這些自始至終沒有發熱癥狀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在防控上容易放松警惕,要引起高度重視。”仝小林呼吁。

        談及對普通人的建議,仝小林說,除了服用中藥,中醫還有一些簡單的治療方法可以試用,如艾灸神闕、關元、氣海、胃脘、足三里等穴位,可以溫陽散寒除濕、調理脾胃,提高免疫功能。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